?云霄岛。

海底世界,中央冰雪宫殿。

魏雄和丁恒早已在那等候林牧。

林牧第一眼注意到的,不是魏雄,而是魏雄的手下丁恒。

实在是此刻的丁恒,太过引人注目。

他脸颊红肿,左脚一瘸一拐,看起来颇为凄惨。

“魏雄,你这手下的打扮,可真够独特的。”

林牧似笑非笑。

丁恒闻言,颇为尴尬。

魏雄无奈道:“让林先生见笑了。”

他现在也不敢称呼林牧为“林公子”,而是跟随宝皇,成为林牧为“林先生”。

“说吧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林牧道。

魏雄不敢隐瞒,知道林牧已看穿他的想法。

此次他邀请林牧,的确就是想让林牧出手帮他。

“不瞒林先生,丁恒是被我的一名死敌所伤,我这死敌昔日与我为敌百万年,后被我击败逃遁。

没想到最近他又回归,不断摧毁我的麾下力量。”

魏雄苦涩道。

“哦?

不知那人是何境界?”

林牧饶有兴致道。

“具体境界我不知,我只是通过虚空投影看过他的战斗,无比恐怖,不知他这些年得到了什么造化,肯定已经成圣,而且不是一般的至圣。”

魏雄无比凝重。

“那你邀请我来做什么?”

林牧道。

“我那死敌,给我下了战帖,说今夜就会驾临云霄岛,我想请临林先生助我抵御此敌。”

魏雄慎重其事道。

“我为何要帮你?”

林牧似笑非笑。

魏雄道:“林先生放心,我绝不会亏待林先生,只要先生出手助我,事后我会给先生千万灵璧。”

林牧摇摇头:“灵璧就免了,事成之后,我需要从你得到的那批丹药中,任意选择一枚。”

魏雄没有多想,还以为林牧是看在上官家面子上,刻意不要报酬。

“多谢林先生。”

他感激道。

林牧却只是一笑。

魏雄不知他心灵境界之强,他那点小心思,根本瞒不过林牧。

林牧一眼看出,魏雄不是专门只请他一人。

他或许都只是顺带的。

魏雄请他,更多的是想通过他,来结交上官家。

果然,当林牧跟随魏雄,进入海底世界时,发现冰雪宫殿里,已有一群人在那等待。

其中为首的,是一名灰衣男子。

一股至圣气息,清晰无误的从这灰衣男子身上传出。

“剑圣阁下。”

魏雄先对灰衣男子拱手,然后对林牧道:“林先生,这位是我灵界剑圣,剑术出神入化。”

剑圣却是神色很冷淡,漠然的扫了林牧一眼。

对魏雄道:“魏雄,至圣级的战斗,不是什么人都能掺和的。”

魏雄没想到,这剑圣会如此不给他情面。

好在他不是常人,脸上没显露出什么,连忙道:“剑圣阁下,林先生实力非同一般,连丁恒在他手中都撑不过一招。”

剑圣摇摇头,眼神似乎俯瞰一切:“至圣之下,皆为蝼蚁,你会这样说,是你对至圣的力量,还没有深切认知。

而且,据我所知,你那位死对头可不是一般至圣。”

林牧笑而不语。

以他身份,没必要去和一个小小至圣计较。

魏雄心中一动:“剑圣阁下,你对我那死敌,可是知道点什么?”

“我的确打听到一些消息,你那位死对头,很可能已踏入玉果位。”

剑圣道。

魏雄大吃一惊。

他本以为,他那位对头只是得到点什么秘法造化,哪想到对方竟已踏入玉果位。

百万年对他这种修行者来说,不算什么,至今他也还是下果位。

若他那死敌踏入玉果位,那无疑远远将他甩下。

“那不知剑圣阁下,可有把握对付他?”

魏雄顿时紧张起来。

一个玉果位至圣,已有实力摧毁云霄岛。

这一下,他是真的生出担忧之心。

剑圣笑了笑,没解释。

接着,他伸出右手,食指和中指并拢为剑,对着前方虚空,轻描淡写的一划。

嗡!虚空如同豆腐,被他切开。

更让四周众人惊骇的是,他们发现那虚空裂缝处,已化为一片寂灭地带。

不仅是空间,那虚空裂缝里的法则,都彻底破灭。

丁恒等人瞪大眼睛,受到强烈震撼。

以指为剑,随手一划就制造出大破灭之力,这剑圣的剑法造诣,究竟有多高?

这样的实力,比起玉果位至圣,也已不遑多让。

“这是,大破灭之剑?”

魏雄大惊。

林牧只是一笑。

大破灭之剑?

魏雄这些人,是没见过真正的大破灭。

真正的大破灭,破灭的可不只是法则,序列之下的一切存在,都会化为乌有。

昔日,符祖等准序列强者,与大数化身一战,那才是真的大破灭。

剑圣这一手,顶多只能算是小破灭。

看到魏雄等人的反应,剑圣傲然道:“不知魏兄你觉得,我这一剑,比之玉果位至圣如何?”

魏雄信心大增:“哈哈哈,剑圣阁下剑法通天,有剑圣阁下在,魏某无忧矣。”

说着,他取出一枚空间戒指:“剑圣阁下,这空间戒中,有一亿灵璧,算是我对剑圣阁下的一点心意。

等到此次麻烦解决,魏某另有厚报。”

剑圣面露满意之色。

林牧无语。

他预料的果然没错,魏雄叫他来,更多的是凑数。

给他一千万灵璧,还是事成之后。

给这剑圣,直接出手一亿灵璧,事后还另有厚报,待遇不在一个层面。

也就是林牧不在乎这些,不然魏雄此举,就会惹怒一位强者。

时间飞逝。

很快就到了深夜。

剑圣淡淡道:“我已感应到你那死敌的气机,他恐怕离这不远,无关人等,还是速速离开这大殿吧。”

他这话,分明是特指林牧。

魏雄事实上也觉得,有没有林牧区别不大。

实在是林牧的修为摆在那,不是至圣。

澳门365bet赌博但他还指望依靠林牧,来加深和上官家的关系,立即道:“剑圣阁下,林先生来一趟不容易,这冰雪大殿空间也足够大,还是让林先生留下吧。”

剑圣皱眉:“魏雄,不是我要让他走,等会至圣之战一起,寻常修士根本承受不住余波,我让他出去,这是在为他着想。”

魏雄一阵摇摆。

这时,林牧开口了:“以我看,至圣也不见得如何,有你说的那么神乎其神?”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