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手臂黑口奋张吸力全开,一时间所有黑线如同笼中鸟,没有一丝能逃走,肉眼可见的被暮夜吸纳一空,不一会儿病号服邪魔也与步上它同类的后尘。

????“……确实不是人类了。”反杀了敌人,孟晓夜心情却有些浮动不安。

????刚才他被病号服邪魔偷袭时,还有些慌张,毕竟本能告诉他喉咙就是身体要害。

????但明显被锁喉不用担心,因为自己没有呼吸,甚至不用理会温度,更不用睡眠与进食。

????在刚才那短暂时间里,他对自己不再是人类这一事实体会深刻。

????这样的身体,还能保持人类的情绪简直就像奇迹。

????“晓夜,重要的是我们还活着,比起在绝望中死去的人已经幸运太多了,没道理自怨自艾。”晓曦敏感捕捉到显意识的情绪劣化。

????“我没事,只是有些不习惯。”孟晓夜触碰脖子被勒过的地方,自我排解道:“对我们现在的处境而言,这些变化都不算坏事,这些变化…我适应了就好。”

????“你能这么想很好晓夜,我们继续做‘清洁’吧?”晓曦开朗道。

????“嗯,还是扫楼重要,毕竟换个角度这就是在养宠物。”孟晓夜嘴角一翘开始调侃:“养的还是大胃王的那种,简直要给我吃破产。”

????“略!”暮夜蹦出一个字,仿佛在做怪脸。

????孟晓夜是从楼顶闯入医院,就像玩一局游戏直接从最终BOSS开始打,然后倒着往前推。

????但这家医院的最终BOSS就是一只穿病号服半身不遂的邪魔?

????顶楼,也就是第九楼很快搜索完毕,孟晓夜奉行全地图探索的玩家思想,凡是有门的地方都想办法打开。

????但除了瞧见一些杂物,没有新的发现。

????“晓夜,墙壁上写的那些血字好像是日记。”晓曦忽然提醒道。

????孟晓夜闻言扭头注意那些歪歪曲曲难以辨认的血字:“潦草成这样你也能读通顺?”

????“反正无事可做嘛。”

????“那你看出来它记录了什么?”走廊墙壁和天花板上的血字都是病号服邪魔搞出来的玩意,孟晓夜原本还以为这单纯只是用来吓人。

????“一个进错医院的病人。他原本只是做个小手术,但对家人和这家医院十分警惕怀疑,就是一种‘总有刁民想害朕’的心理。”

????“总是用各种借口不配合治疗,导致病情恶化,却让他愈发肯定整栋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在期盼他死亡,在等着抽干他的血、吃光他的肉,将他的骨头拆了做成各种医疗器材。”

????“可惜的是正因为他这种表达的克制,医生只将他当做顽固的老男人。”

澳门365bet赌博????“怀着这种极端的猜忌和仇视,这个病人彻夜难眠,就算在梦中也尽是噩梦。他开始无法分辨梦境与真实,情绪逐渐失控显露,然后在医生发现不对建议他转院的时候,他绝望自杀了。”

????“好像跟噩梦有关……”

????孟晓夜沉吟几秒,听着有些不对又问道:“个人日记里能看出整件事完整过程?”

????“我没说这是一个人的日记啊。”晓曦才意识到误会:“上面还有主治医生的相关纪录,就像是在做补充一样。”

????“没有这补充,我会完全误解成另一个故事。”

????“……逝者安息。”暮夜默默念了声,而后兴奋道:“晓夜,我们去把那个医生也吃掉吧!”

????既然墙壁上的血字里有两个主体,很容易能联想到这栋诡异医院里还有另外一个大BOSS。

????不是之前病房里那些除了卖相“不错”外,简直一无是处的护士医生邪魔,而是像病号服邪魔那样懂得暂避锋芒、穿墙偷袭锁喉。

????“往下面楼层搜总会遇见,晓曦暮夜你们俩不要走神了。”孟晓夜抬脚走下楼梯,寂静中脚步声分外清晰。

????耳朵里满是空荡荡的回响。

????每一次推开房门就像是在抽奖,里面是空无一怪还是挤得满满当当都有可能,至于头号大奖主治医生,不知身藏何处。

????八楼、七楼、六楼、五楼……一路全部扫光!连厕所和护士站、办公室也不放过!

????下到二楼,孟晓夜已经轻车熟路从左到右挨个开门送温暖,暮夜也渐渐习惯里世界梦魇能量的奇怪口味。

????突刺、踹退、上劈,简简单单的三板斧又清理干净了一间病房的热情护士。

????“晓夜,你的夏极霸剑法还挺管用。”暮夜偷笑调侃着。

????十几次战斗下来,孟晓夜的用剑的菜鸟水平已经暴露无遗,全部是凭借长剑锋利和护甲不凡硬莽下来。

????就比刚刚接触剑的人多会几个花样。

????“管用就行,这又不是在梦里我武功天下第一。”孟晓夜张开手掌吸干净蠕动尸体内的黑线,“或者你们直接给我变一把手枪?我手枪玩得还不错。”

????“你用剑挺开心的啊。”晓曦语气里也带上了笑意,不过立刻在左手冒出一大团透明液体,迅速蠕动收缩变色。

????十几秒后所有液体内敛消失,一把附带长管消音器的暗色手枪握在左手掌心。

????孟晓夜嘴角带笑的翻来覆去看了看,脸色渐沉眉头一紧:“这好像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那把仿真玩具枪?我还记得花了五块的过年红包。”

????“不是好像,就是那把的样子。”晓曦得意道:“反正管用就行嘛。”

????孟晓夜无奈点头,认了下来:“先来一发。”

????自信打开保险扣动扳机,枪内传出尴尬的咔哒声。

????“没子弹?”孟晓夜赶紧卸下弹夹查看,一颗颗比黄豆略小的各色子弹挤在弹槽内。

????“晓曦啊……子弹就不用变玩具的了。”他欲言又止。

????“不是,虽然是这个亚子,但不影响发射的!”晓曦语速极快:“我再试试。”

????手中玩具枪和假子弹开始软化变形,逐渐往真家伙靠拢。

????孟晓夜颠了颠手感,确认上膛后对准窗外扣动扳机!

????咔哒。

????“不是我的问题吧,我还算熟悉小型枪械。”孟晓夜不觉得这是自己没文化的锅。

????“等等,晓夜你握住那张床单看看。”暮夜旁观后指挥。

????孟晓夜依言拎起脏破床单一角。

????他眼睁睁看见自己手指从发白到逐渐红亮起来,真的在微微发亮……

????捏住床单的地方冒起黑烟,像是正被高温灼烧。

????“哦,还能这么玩。”孟晓夜看出端倪,“模拟高温,这个极限是多少?”

????“目前不超过五百度。”

????“能搓小火苗了啊!”孟晓夜有些意外。

????“直接消耗能量的,这种程度坚持不了几分钟你就要萎靡了哦。”晓曦做了补充。

????“你们看,现在不仅没有小火苗,连干燥的床单也没有燃烧起来。”暮夜拉回正题,少有的正经道:“我怀疑里世界这边可能所有东西燃点都很高很高。”

????“所以子弹里火药点不燃,自然就发射不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