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广阔无垠的大地上,一行人正在默默行走,这些人中有少年有老者还有妖兽,真是洛晨他们。

离开第八城之后他们并没有直接去洛家所在的第二城,而是转移方向前往中央帝国最大的山脉,旭天山脉。

旭天山脉,传闻是整个大路上最早看到日出的地方,也是最晚看到日落的地方。

山脉绵延不知道多少万里,山中妖兽种类无数,强者无数,进入山脉历练的修炼者也是无数。

之所以来到旭天山脉,是因为山脉上曾经有圣人踏足,有无数修炼者在这里留下足迹,其中就有洛家三祖。

在幻灵秘境之中,三祖的残魂曾说过留下了一处遗迹,那遗迹正是在旭天山脉之中。

离开第八城已经有半个多月,今日才看到旭天山脉的山顶,距离山脉还不知道有多远。

又过了两天,终于来到旭天山脉脚下。

洛晨一行在山脚的一个城池中修整,准备入山。

洛晨在城池中的拍卖场刚刚买到一份有关旭天山脉的地图,就有修炼者凑了上来。

“朋友,你们是要进山吗,不如一起结伴吧。”

洛晨扭头看向此人,说话的人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,面容英俊衣着光鲜,一身实力已经达到灵天境第三重。

此人在说话的同时目光不着痕迹瞥了小风两眼,眸子中有光芒闪动。

“没兴趣。”

洛晨早已经得知三祖遗迹所在的位置,几人的实力足以在山脉中横行,完全没必要节外生枝。

“朋友,你们几人实力不弱,但在旭天山脉中还是有不小的风险。

我们结伴而行安全有保障,还可合力围杀高阶妖兽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
青年不死心,依旧劝阻道。

“那收获了宝物如何分配。”

洛晨问道。

“我们的人数比你们多,又有尊天境高级强者,当然要占大头。

不过你放心,我也不会亏待你们,所得宝物分你们三分之一,够意思吧。”

“我们单独行动所得宝物完全占有,为何要跟你们合作。”

洛晨说道。

“说句不好听的,就凭你们的实力,进入旭天山脉最多也就能猎杀几只玄天境妖兽罢了,那又有什么意思。”

洛晨眉毛一挑,看了青年一眼问道。

“难道说旭天山脉除了妖兽还有很多宝贝不成?”

“结伴而行,我便告诉你。”

青年笑着舔舔嘴唇,看向小凤的目光更加贯注。

洛晨转移目光向远方看去,此刻正有很多修炼者嚷嚷着进入旭天山脉,貌似也太热闹了一些。

“告辞。”

地图到手,不再停留,洛晨直接离开城池前往旭天山脉。

看着洛晨大摇大摆离开,玄天境青年眼神变得很是冰冷,直到小风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转移目光。

“虎老,我要那女孩。”

青年闭上眼睛说道。

“少爷,当前遗迹最重要,我们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。”

叫做虎老的玄天境高级层次的强者说道。

“那几人很强吗。”

“并不是,那黑袍人的气息有些诡异,他们身份似乎并不简单。”

“玄天境中级层次不足为患,两三个时辰足够了,并不会影响行程的。”

青年摆了摆手说道。

虎老只能领命而去,看着虎老离开,青年脸上笑容就一直没有少过,他出身不凡眼界开阔,见识过数不清的美女,可同小风这般别致的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离开城池之后,洛晨同不少修炼者一道,前往高不见顶宽不见边的旭天山脉。

通过修炼者谈论的只言片语,洛晨听到有些修炼者入山是为了一处遗迹。

不会是同三祖的遗迹有关吧,洛晨不着痕迹想了想,不由加快步伐。

走了不到一个时辰,青年身旁的修炼者虎老就追上来了。

虎老无视在场修炼者,重来来之后直接降临洛晨身前,有些浑浊的目光在洛晨等人身上扫过。

洛晨一眼就认出此人了,毕竟当初这虎老距离青年最近。

“你们来自哪里。”

虎老开口道。

虎老想的很简单,如果对方来历不简单就放弃此行目的,毕竟家族现在不同以往还是不要胡乱树敌的好,如果出身一般就满足少爷要求。

“为何拦路。”

洛晨看了对方一眼说道。

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虎老大部分目光都在黑影身上,?他感受到黑影身上的气息是玄天境中级层次,可仔细感受又有些模糊。

“南少。”

洛晨喝道。

南少跨步而出,一双虎目顿时将目光投到虎老身上。

在南少目光注视之下虎老竟然感觉浑身不自在,他很是吃惊,要知道就算面对同阶修炼者也没有如此感觉。

虎老额头一皱,身上顿时弥漫出杀意。

只要不能成为朋友,就可击杀,现在已经引起对方反感,放任下去绝对不是好事。

南少高举手中长棍,长棍瞬间延伸到二十多丈长度,紧接着南少握着长棍用力砸下,方向正冲虎老。

虎老看了一眼南少动作,目露几分异色,上来就用武力而不用战技对战的还真不常见。

可紧接着虎老就感觉到不对了,因为南少挥动长棍的速度极快,可谓快如闪电,快到他都感觉心悸。

轰,南少长棍砸在地上,紧贴着虎老身体落下,幸亏虎老躲闪的及时,否则定会被长棍砸中。

看着深入地下十几丈的巨大长棍,虎老心脏狂跳几下,这一下要是抽在身上,还真不一定能挡得住。

虎老看了一眼南少,又看向面无表情的洛晨小风以及充满神秘色彩的黑影,突然觉得此番前来是个错误的决定。

南少一击未果,单手将长棍从泥土中提出,另一只手对着虎老拍打而去。

顿时惊天掌的光芒呼啸而出直奔虎老,惊天掌幻化出来的手掌虚影同洛晨施展所幻化的样子大同小异,上面释放出来的恐怖气息就连空气都割裂的阵阵作响。

看到惊天掌袭来,虎老脸色终于变了,修炼有天级战技的玄天境,定然不是无名之辈。

澳门365bet赌博若在以往就算修炼有圣级功法和战技的修炼者也不用太在乎,可现在家族之圣已经倒退到尊天境,任何一个能够施展天级战技的强者都不容小觑,因为他们身后可能就有一个大家族。

惊天掌轰隆飞来,快之又快将虎老掩盖。

虎老躲闪早已经来不及,只能硬抗。

虎老挥出拳头,一枚暗黑色的巨拳从拳头上面飞射出去直冲惊天掌。

黑色巨拳上面传来的气息比惊天掌还要强大许多,至少是天级中阶层次的战技。

巨拳同惊天掌在空中相遇相撞,惊天掌一撞就碎了,巨拳将惊天掌击碎之后摇摇欲坠随之爆裂。

看到这一幕,虎老脸上露出罕见的骇然之色。

他的等级比南少高,战技比对方等级高,可战技威力却只是强了一丝丝,如此差距简直骇人。

这到底是什么人。

回答虎老的是南少绽放出金光的身体和再次横扫而来的长棍。

长棍水平方向横扫而来,虎老无处可躲只能再次跳入空中,南少双腿突然延长,一步踏出就到了虎老身前,长棍结结实实抽在虎老身上。

虎老最后时刻释放出来抵挡的幻器盾牌抽的粉碎,他身上也响起噼里啪啦的断骨声响,在长棍抽击之下虎老身体差点完全折断,身上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骨头粉碎了。

南少力量何其强大,就算玄天境巅峰强者也抵抗不住。

虎老遭受重创,闷哼倒飞出去。

他没有因此而惊恐绝望,心里只有一声重重的叹息,少爷这一次果真是招惹了不该惹的人,能有如此实力的年少修炼者,出身能一般吗。

但愿这些人不会跟少爷在旭天山脉中相遇,但愿不会因近日之矛盾给家族带来祸患。

虎老在倒飞过程中努力将身体扳直,对玄天境修炼者来说就算身体成了泥,只要有足够的灵气和力量也可以将身体弄直。

虎老目光方平看向南少,他还不明白为何南少能一步跨出十几丈。

远处围观的修炼者也都懵逼了,刚刚难道是看花眼了不成,怎么一脚能踏出十几丈,真是太吓人了,难道世间还有改变身体的诡异战技不成。

“今日,老夫认栽。”

虎老努力用平静的语气说道,他身上伤势颇重,若没有可以压制早就喷血了,尽管如此虎老还是忍受不住声音微微颤抖,有气无力。

南少没有得到洛晨要停止的命令,再次向虎老轰杀过去。

这一次惊天掌结结实实拍在虎老后背上,将其拍打在地。

虎老就跟掉落的沙包一般摔打在地上,不断咳血。

虎老没有求饶,没有恐吓,皱着眉头颤抖着手掌擦拭嘴角鲜血,接连受创虎老体内出现不可逆转的伤势,就算恢复也会导致实力大大下降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。”

洛晨问道。

虎老闭口不言,听了洛晨问话干脆闭上眼睛。

“动手吧。”

洛晨下令,在虎老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南少甩动长棍砸在他身上,生生将身体砸成两半。

虎老短时间内不会死去,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洛晨,他没想到洛晨说杀就杀如此干脆果断。

虎老察觉到生命快速流逝,痛苦的闭上眼睛等待死亡到来。

洛晨看都不看虎老一眼,只是让南少将其收纳戒去下,然后继续赶路。

走出去不远,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拦住去路。

这位女子年纪约莫二十岁左右,相貌俊美气息冰冷,给人一种不近人情之感觉。

貌美女子出现之后紧接着就有一位老者追来,老者来到近前面露尴尬和惊恐之色,冲洛晨等人作揖行礼。

“诸位道友打扰了,小女不懂事还望见谅。”

老者对女儿没有办法,因为女子修为比他要高。

平日里女儿我行我素也就习惯了,现在冲上前来不是找死吗,地上那人还没有死去,可是前车之鉴。

洛晨冲老者点点头,准备离开,谁知此时女子却开口了。

“他只是拦住你们去路,你们为何乱杀无辜。”

女子指着后面还没有彻底死去的虎老说道。

洛晨淡淡看了貌美女子一眼,没有理会,他没有义务也没有时间同别人解释什么。

老者一脸焦急之色,拉着女子想将她拉走,可女子力量比他大得多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“实力强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吗,殊不知现在加在别人身上的,有一天会降临自己身上。”

貌美女子见洛晨不搭理自己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脑残。”

洛晨头也不回的说道。

貌美女子显然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不过他从洛晨语气中猜测这绝对不是好话。

貌美女子继续说道:“为人还是低调一些好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

“我的好女儿,你可就别说了,真会没命的。”

老者从未像今天这样惧怕过,地上的尸体还是热乎的,他是真的怕了。

洛晨反手抽出大刀,身影一晃降临貌美女子身前,手中大刀刀尖正指着她身旁的老者,距离不足两寸。

“你干什么!”

貌美女子大惊,身上战意浮现。

洛晨没有说话,刀尖向前推进些许,刀尖还差不到半寸就扎在老者额头上。

“快住手,我爹跟你无冤无仇,你岂能这般。”

貌美女子俏脸白了些许,咬着嘴唇说道,她看向洛晨的目光中满是恨意。

洛晨没有理会貌美女子,而是问向老者。

“你为什么不还手。”

“老,老夫不是对手。”

老者哭丧着脸说道。

洛晨这才看向貌美女子,冷笑道。

“听到了吗,你爹自认为不是对手,我可以轻易杀死他。

这同别人来找我麻烦有什么区别,我若不是对手早被那老者杀了,你特么怎么不问问他为何要来拦我去路。”

貌美女子听了洛晨一番话接着就陷入呆滞,的确如此,他只看到老者拦路随后被震杀,并没有考虑洛晨一行人实力不济会怎样。

“乱七八糟额心思放在修炼上,早比这厉害了。”

貌美女子脸色有些发红,是被讽的。

“我,我并不是非要指责你,而是要告诉你们一个消息。

刚刚死去的老者好像是洛家人,你们太莽撞了?。”

“哪个洛家人?”

“当然是第二城池的洛家人,当年一门三圣的洛家人啊。”

貌美女子不解,大陆上如雷贯耳的洛家不就那一个吗。

原来是洛家人,这样看来那青年也是洛家人了,看来同洛太坤那一脉的缘分还不浅,出来旭天山脉就同洛家第一支脉起了冲突。

“你们走吧。”

洛晨手气长剑,老者连忙抹了一把冷汗拉着冒昧女子离开。

“先前是我不对,没有弄清楚事情来龙去脉。

洛家人会入山,到时候你们小心一些,毕竟很多修炼者都看到你们的战斗了。

洛家人好像是为了什么遗迹,所以远离遗迹最好。”

那几个杂毛也要沾染遗迹?

怎么可能,洛晨在心里给他们判了死刑。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