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丁姨娘想到了昨儿浑身带着贵气又俊美儒雅的男人,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己,也是一脸期待:“昨儿来的罗爷真的是三皇子的亲舅舅吗?”

????喝多了的石鸿强一脸兴奋:“是啊,这还能有错,我都没想到罗爷能亲自来找我……”

????外面偷听的苏馨只想问问:这世界真的这么小吗?

????好不容易才把五皇子送走了,这三皇子的舅舅又打自己宝藏的主意,你们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?

????这一刻,苏馨她就没想到,那宝藏也不是她的啊?

????她怎么就不要脸的以宝藏的主人自称呢?

????……

????转眼就已经是十月初二。

????小石头的咳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瘦的还没巴掌大的小脸上也多了点肉。

????不过,想要彻底祛除他身体里的毒,那不是短时间里能完成的。

????按着苏馨的意思,那是想再留几天的,可是金晓兰听到昨儿石家的人离开了,她也觉得待不住了,生怕留在这,会被人发现。

????因此,他们也雇了辆马车离开。

????外面天寒地冻,马车里面倒是很温暖。

????苏馨是不想亏待自己,炭盆,热水,零食都不缺。

????对于她来说,人活一世,绝不能亏待自己,吃好喝好那是最基本的。

????官道上也还有衙役护卫在拦车寻查。

????苏馨心里觉得他们的脑子里可能是转不过弯,看见小姑娘都懒得多问几句,就让他们的马车过去了。

????两天后,官道上就没有了盘查的人。

????不过为了安全起见,苏馨还换了马车,小石头还是穿着女装,梳着双丫髻。

????他们没有赶路,反倒是因为天气冷,早上起的晚,下午就找客栈早早的歇下,一日三餐都是尽可能的去酒楼挑着当地的特色菜吃。

????而为了掩盖踪迹,每隔两天就换了马车。

????因此,等回到平安县的时候,已经是十月二十的下午。

????小石头下了马车,好奇的打量了一下热闹的街上,街道的两边都是小贩,还有买东西百姓和溜达的行人,很多方言都是他听不懂的。

????“姑娘您可回来了。”胡老大看见门口有马车停下,还以为有病人来了,迎出来却看见是苏馨下了马车,差点喜极而泣:“您怎么去了这么久?老太太和我们都很担心您。”

????苏馨看见他激动的样子,赶紧咽下嘴里的话。

????这出门都没两个月,她真没觉得有多久。

????“你们辛苦了。”她招呼金晓兰母子和自己一起进去。

????胡老大赶紧招呼几个小厮和丫鬟出来拿行李,自己跟着苏馨汇报:“老二和老三他们都出去收药材了,姑娘留给我周转的银子,还有药堂里的银子也大带去了,我等下把账本拿来给姑娘过目。”

????“还有医馆里几位大夫的家眷都来了,我就干脆租了个四合院安顿他们。”

????“甘草他们都跟着学炮制药材和针灸……”

????苏馨一边对和自己行礼的小厮们微笑点头示意,一边往后面走,听他说完自己不在的时候,医馆里发生的事情,不住的点头,最后很满意的道:“辛苦你了,晚上让酒楼送三桌好菜过来,胡掌柜你可一定要多喝几杯。”

????“这是我的本分,”胡老大听到她肯定的话,心里也很愉快,又听到她要用好酒好菜犒劳自己,更是觉得东家大方,恨不得肝脑涂地。

????对于他来说,没有苏馨,就没有他们现在的安稳日子。

????除了苏馨,也没有人敢用他们这些名声不好的混混。

????“对了,”胡老大说话间已经跟着她来到后院,低声道:“最近我们这来了百多个眼生的人,不仅是几家客栈都住满了,还有些空院子也被租走了,我特意请了几个衙门的人吃饭,他们都说来的大都是武林人士。”

????苏馨虽然已经听到这消息,可是没想到来的人这么多,倒是有点意外的挑了挑眉,看着他问:“有没有梅园的消息?”

????“没有,”胡老大小心的瞄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高掌柜的在上个月也离开了,还特意和小的来打了声招呼,说是有事去找他的儿子小高掌柜。”

????苏馨难免有了几分担忧。

????裴昶到现在还没回来,该不会被人送去西天取经了吧?毕竟他的颜值不比唐僧低,估摸着很受妖精们的喜欢。

????胡老大见她带着几分忧色,还以为这是担心她的未婚夫了,低声问:“要不要小的带人去京城打听打听?”

????“不用了。”苏馨可舍不得这能干的人离开,他要是不在,自己就不能安心的东游西窜的溜达了。

????玲珑和罗嫂子在厨房准备晚饭,听到动静,赶紧出来见礼,又去忙着准备热水什么的。

????金乌西去,天地间不知何时已经笼了一层薄暮。

????晚上苏馨叫了三桌好菜,也趁机和四位大夫的家眷们见了个面,大家相处的也算是融洽,吃饱喝足后都个子回去休息了。

????玲珑服侍着苏馨沐浴后,用布巾绞干她的秀发,一边把这段时间的事情汇报了一下:“老太太来了两回,姑娘明儿是不是要回去一趟?”

????“嗯,我明儿午后回去。”苏馨看着账本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觉得回到自己的地盘,整个人都安心不少,懒洋洋的问:“老家那边有没有什么事?杂货铺那边还安分吗?”

????玲珑知道她挂心苏老娘,也不隐瞒:“老太太上个月底受了风寒,来这看了,抓了几服药,很快就好了。”

????“杂货铺那边的太太前些天也带着小公子来看病,也是受了风寒,胡掌柜也没让他们付银子,说是记在账上了……”

????苏馨倒也不会心疼这点药钱,点头道:“嗯,这没什么关系。”

????“就是……”玲珑咬了咬唇,才低声道:“就是大公子带着大少奶奶,还有他妻舅过来了,非要在这边住了一夜,走的时候,还要了几幅补药没给银子。”

????不是她要告状,而是她真的不乐意伺候他们,那女的还让自己去服侍她弟弟,真是让人厌恶的很,幸好二公子和胡掌柜他们护着她,这才让她逃过一劫。

????苏馨听到这果然就不开心了,皱眉道:“给谁抓的补药?”